岂曰无衣

我只是来看文的≡ω≡顺带因为人少会发泄负能量

【胜出】厌O症与你(14,ABO)

他就是喜欢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!

赤渊:

ABO设定,小胜有严重的厌O症,卡A久O。


久其实是他唯一不会厌O的Omega。


逗比搞笑文,比较轻松,连载。


bgm-《beautiful》wanna one


===============


《厌O症与你》


CP胜出


BY赤渊




*


 


这可能会是他们两人入学以来,成绩最差的一次测试。绿谷出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结束考试的,剩下两天的时间过得浑浑噩噩。他们属于最后一批完成考试的学生,有很多同学会在三天的任务中途,由于无法抢夺到食物与能源资源而提前无奈退出。机甲被驾驶到最终的核算点,他们的班主任相泽消太站在那里等待,在教师的指挥下,他们移动机甲入库,在机甲移动到标准入库线位置以后,机舱里叮咚一声,屏幕弹出他们两个的名字,宣告这次三天任务的正式结束。


绿谷出久解开身上的安全带,往左边看了一眼,恰好撞上爆豪胜己也在看过来。他连忙转回目光,低下头。绿谷出久用最快的速度把机甲上所有设施都归位,然后沿着金属梯下来,走到地上。


“做得还不错,但可以更好。”相泽消太给了他们一个简短的评价。


“谢谢老师。”他忙不迭点头。鞠躬道谢的时候爆豪胜己也下来了,两人都在班主任面前做了短暂的停留。爆豪胜己没什么话,沉默地交还了多余的物资。相泽消太可能也注意到了两人之间不寻常的气氛,但如果是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的话,不想与对方交流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,于是也没有多问。在爆豪胜己还在领取更衣室柜子的钥匙的时候,他们的班主任随口关心了一句。


“你的厌O症没事吗?”相泽消太的语气毫无起伏,“毕竟让你和Omega同处的时间有点长,如果不太舒服,可以去医务室做个检查,医务室就在更衣室边上。”


“没事。”爆豪胜己冷着脸摇头。


“没事就好,毕竟你要当机甲驾驶员,以后就有的是和Omega合作的机会。”相泽消太打了个哈欠,“雄英最好的机甲修理师就是个Omega。”


其实相泽消太还是有些吃惊的,他明白爆豪胜己的厌O症有多么严重。爆豪是一个有些肆意和自我的学生,但他绝对不会妄为,相反,爆豪对于该守的规矩和该干的事情,都会做的很好,爆豪胜己在军校就读过程中仅有的几次要由班主任也出面的麻烦,都和厌O症有关。他见过爆豪胜己犯病的样子,脸色苍白,恶心和干呕会让这个出挑学生的战斗力、判断以及耐性大打折扣。而在面对绿谷出久的时候,这个毛病显得更甚,爆豪胜己连一句话都不想对同班的这位Omega说——即便他们相识已久。


在这次任务之前,也就是教师们讨论任务分组的时候,有无数次在考虑是否要将他们两人分在一起。反对的教师表示,如果爆豪胜己在封闭的机甲内发病,且过敏状况很严重的话,任务区内人迹罕至,指不定会出什么问题来,而持赞同意见的、以Midnight为代表的教师却表示,单人机甲内有排气系统,能够定时换掉充斥着Omega信息素的空气,并且两人之间素来保持距离,而爆豪胜己不能因为自己的厌O症,一辈子不和Omega在一个空间合作,这样他将永远无法成为一个协调性优秀的驾驶员。教师们光是因为这个分组就争了一下午,最后拍板的是欧尔迈特。


“机甲里有监控,我们可以随时观测他们的健康情况。但我相信他们的自我控制与随机应变能力,如果出了什么事情,我将会对我的学生们负责。”


这是欧尔迈特最后的结论。


想到这里,相泽消太很想看看自己班级里那个仅有的Omega学生的反应,他直觉绿谷出久下机甲的时候好像有些心神不宁,况且这一组的成绩很奇怪,第一天是他们表现最好的一天,第二第三天,虽然也没出什么岔子,资源也都抢到手了,但却总没有第一天抢眼。绿谷出久刚才站在他面前的时候,更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,不知道是吵架了还是发生了什么。他们老师全程都在注意每个学生的情况,机甲里的监控倒看不出什么毛病来,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,那便是在机甲外面发生的了,他们无从得知。相泽消太转过头,刚想看看绿谷出久,却发现自己身后空无一人,绿谷出久早在不知什么时候就跑了。


相泽消太有点点纳闷,但很快又开始忙于大任务的后续工作。


 


绿谷出久站在更衣室的衣柜前,伸出手拍了拍自己的脸,啪啪两掌,力度大到把自己的脸都拍红了,才慢慢冷静下来。更衣室空荡荡,没几个人,他们是最晚一批下来的,大部分学生早就换完校服登舰了,留到最后的数量很少。绿谷出久用钥匙打开柜门,在里面找到自己的校服。


脱战斗服的时候,他非常庆幸他的班主任相泽消太是个对信息素不甚敏感的Beta,所以才没能闻到他身上明显的Alpha的味道。爆豪胜己实在是一个非常优秀的Alpha,优秀,霸道,出众,他的信息素同样也和他本人一样充满侵略性。仅仅是一个吻而已,还是一个快速短暂的吻,两天过去了,现在他身上还残留着爆豪胜己的信息素。绿谷出久把自己的战斗服囫囵地一塞,隔壁就是提供给三天没洗澡的学生们的浴室,他拿了自己的用具,头也不回地冲了回去。


仿佛在梦里。


冲水的时候,他依旧这么想。


真的如同梦境一般,就算再给他三个脑子,他都想不到如今这一切的发生,而这一切却真的始料未及的发生了。热水哗啦啦地冲下来,冲在经历了三天封闭式任务的、疲惫不堪的身体上。绿谷出久闭上眼睛,眼皮颤抖,还能够清晰地回忆起两天前的那个晚上,他在洞窟中经历的所有事情,摇曳的篝火,石壁上是影子,爆豪胜己看着他。


爆豪是Lord,然后爆豪吻了他。


那之后,他整个人处于懵住的状态,说不出一个字来,他凝视着爆豪,脑子里是雪花点,像坏掉的电视机,而他的幼驯染干脆拒绝再说话。那一句“这就是我的意思”之后,爆豪胜己拒绝与他沟通,甚至眼神交流都被躲避了。那一个晚上他睁眼到天亮,看着头顶的洞窟石壁,没有一秒钟好好入睡过。接下来的两天也都是这样,在机甲里,每当他要和爆豪胜己说点什么,他的幼驯染就用后背对着他,除了几个战斗指令,他的搭档惜字如金。


这算什么?!


现在Lord已经不再是最困扰他的大难题了,爆豪胜己才是,绿谷出久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。他得不到交流,更得不到解释,于是所有除了战斗操作以外的时间,都被他用来静坐研究他的幼驯染那一句“这就是我的意思”。什么意思?你的什么意思?你有什么意思?绿谷出久自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母胎solo至今的单身低情商Beta——曾经的,现在成了一个Omega。大龄的转变让他一点Omega的性格特质都没有,既不敏感也不柔情,可饶他情商再低,也不是听不懂人话的弱智,根据当时的情况、气氛、语句、行为,怎么想,这句话都是一句别扭的表白……可是关键就是这句话的主人是爆豪胜己,于是什么甜美的可能都变得可怕起来。


爆豪胜己喜欢他。


给绿谷出久十个胆子,他都不敢这么想。如果Lord的表现是爆豪胜己想表达的话,那么也许喜欢他也是有那么一点点……不不不,他想继续给自己两掌,可爆豪胜己不是有厌O症吗?爆豪胜己不是从小就烦他吗?现在突然喜欢他,和切岛锐儿郎开始学绣花有什么区别?绿谷出久在两天的空闲时间里,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反复琢磨,越琢磨越觉得满心茫然。在任务的剩下两天里,他浑身都是爆豪胜己的味道,接吻有着不明显的暂时标记的作用,一般三天能够褪去。他包裹着来自Alpha的信息素,面对着爆豪胜己的不理睬和不配合,一个头两个大,觉得这真是史上第一难题了。


于是他开始琢磨这句话有什么其他的意思,他想着爆豪胜己是不是还在继续耍他玩,甚至玩得更大了,但又很快打消这个想法。他的幼驯染还真没那么无聊,爆豪是爆豪,是那个一直在追求胜利和高效的爆豪,效率主义者根本不会花太多时间在捉弄人、或是把它愈演愈烈这种事情上。爆豪胜己会随便亲别的什么人吗?他思维放空地想着,然后他摇了摇头。那么便没有别的选项了,事实摆在眼前。


爆豪胜己可能是真的……可能……好像……


有点喜欢他。


热水拍打在身上,又流淌到地上,带出满浴室的水蒸气,热气腾腾,小小的空间里水雾袅袅。绿谷出久觉得脸上有些烫,他又重重地拍了自己两掌,在心里默念冷静冷静。


但冷静不下来,他的脸上像是要烧起来一样,滚热火烫。现在的时间很紧,留给学生们换衣服加休整的时间不多,马上他们就要在运输舰上集合,然后集体回学校。绿谷出久大力晃了晃脑袋,用最快的速度匆匆洗完澡,然后在更衣室里换好了自己的衣服。他小跑着出去的时候正好撞到人,绿谷出久一边道歉一边抬头,好死不死,他撞到的是刚刚要进更衣室的爆豪胜己,金发的男生还穿着没换好的战斗服,僵着一张脸。


绿谷出久的脸还是红的,他默念这是热气熏的,他低声说了一句抱歉,然后立刻往外跑。


他的手腕被抓住,爆豪胜己从后面,突然大力地把他抓回来。


“……?”他始料未及,被抓回来的时候,心跳差点停止。


“晚上来找我。”爆豪胜己低声说。


“……!”他的脑子又雪花点了。


半晌之后,人都走进更衣室了,他才反应过来,站在门口呆愣愣地哦了一声,也不知道哦给谁听。


绿谷出久摸了摸自己的耳根,火烫。


他抱着头,向着集合的运输舰落荒而逃。


 


 


TBC


绿谷:所以你为什么不和我说清楚……


爆豪:机甲里有监控!你是白痴吗!你要我说给全校老师听吗?!






快夸我勤奋!!!


预售相关看这里:

评论
热度(3118)
©岂曰无衣 | Powered by LOFTER